今天的中國不是1990年代的日本

2023-08-24 07:59:02 來(lái)源: 財經(jīng)雜志

今天的中國不是1990年代的日本

中國經(jīng)濟重新回到正軌還有很多障礙要克服,但中國不是日本,很可能不會(huì )陷入相同的困境。


【資料圖】

文 | 布萊恩·斯文特(Brian Swint)

編輯 | 郭力群

中國最近公布的一系列表現低迷的經(jīng)濟數據引發(fā)了這樣一個(gè)問(wèn)題:這個(gè)世界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是否會(huì )像20世紀90年代的日本經(jīng)濟那樣大幅下滑?

中國目前面臨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陷入困境以及疫情后經(jīng)濟復蘇乏力等挑戰,一些人猜測,中國經(jīng)濟可能會(huì )重蹈日本經(jīng)濟的覆轍——迅速崛起后長(cháng)期陷入停滯。

這種觀(guān)點(diǎn)迅速流行起來(lái)。彼得森國際經(jīng)濟研究所(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)所長(cháng)亞當·波森(Adam Posen)本月為《外交事務(wù)》雜志(Foreign Affairs)撰文指出,中國的“經(jīng)濟奇跡”已經(jīng)結束。諾貝爾經(jīng)濟學(xué)獎得主保羅·克魯格曼(Paul Krugman)本月為《紐約時(shí)報》撰文指出,中國經(jīng)濟的急劇下滑可能會(huì )比日本“失去的十年”帶來(lái)更大的不穩定性。

然而,中國和日本不一樣。中國的人口比日本多得多,國民生活水平還沒(méi)有達到發(fā)達國家的水平,因此中國擁有很大的動(dòng)力和空間再次實(shí)現增長(cháng)。如果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復蘇,消費者信心繼續恢復,中國經(jīng)濟就會(huì )復蘇。這可能需要政府和央行出臺更多刺激措施,可以肯定的說(shuō),這些措施正在路上。

圖片來(lái)源于網(wǎng)絡(luò )

咨詢(xún)公司Lauressa Advisory合伙人尼古拉斯·斯皮羅(Nicholas Spiro)指出,拿中國和日本作比較“已經(jīng)成了一個(gè)熱門(mén)話(huà)題,加劇了人們對中國經(jīng)濟的擔憂(yōu),這種比較毫無(wú)用處,而且相當具有誤導性?!?strong>中國和日本有一些明顯的相似之處。首先,兩國都是亞洲經(jīng)濟大國,在與西方國家貿易往來(lái)的推動(dòng)下經(jīng)歷了長(cháng)期的快速增長(cháng)。

其次,當房地產(chǎn)泡沫變得太大之后,中國和日本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都開(kāi)始變得步履蹣跚,導致經(jīng)濟從由出口驅動(dòng)向消費驅動(dòng)的轉變變得更加復雜。最后,中日兩國都存在勞動(dòng)年齡人口減少、進(jìn)而導致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速度放慢的問(wèn)題。

中日兩國房地產(chǎn)泡沫對比

中國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的下滑遠沒(méi)有30年前的日本那么嚴重。

房地產(chǎn)價(jià)格指數

沒(méi)有哪個(gè)國家希望重蹈日本的覆轍。30年前資產(chǎn)價(jià)格的崩潰再加上人口老齡化,導致日本經(jīng)濟經(jīng)歷了幾十年的低增長(cháng)和通貨緊縮,直到現在才開(kāi)始擺脫低迷狀態(tài)。

從中國最近公布的數據經(jīng)濟可以看出一些危險信號。6月出口大幅下降,居民消費價(jià)格指數同比下降;7月信貸增長(cháng)遠低于預期;通脹持續疲弱;7月工業(yè)數據和零售數據均不及預期,中國央行因此下調了兩項關(guān)鍵利率;與此同時(shí),國家統計局表示將從8月起暫停發(fā)布青年人等分年齡段的城鎮調查失業(yè)率。

斯皮羅說(shuō):“中國正在應對一系列嚴峻挑戰,經(jīng)濟進(jìn)入到了一個(gè)艱難的時(shí)刻?!?/p>

但這些問(wèn)題并非無(wú)法解決,也不意味著(zhù)中國經(jīng)濟不可避免地會(huì )重蹈日本經(jīng)濟的覆轍。野村(Nomura)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辜朝明(Richard Koo)指出,20世紀90年代的日本經(jīng)濟遇到的問(wèn)題屬于“資產(chǎn)負債表衰退”,即經(jīng)濟中的負債過(guò)多,企業(yè)和家庭專(zhuān)注于償還債務(wù),導致消費和投資大幅減少。

辜朝明稱(chēng),中國經(jīng)濟也有可能經(jīng)歷“資產(chǎn)負債表衰退”,但不會(huì )持續太久。日本的經(jīng)濟問(wèn)題帶來(lái)的一個(gè)教訓是,不要讓房地產(chǎn)行業(yè)“從懸崖上掉下來(lái)”,中國正在嘗試慢慢地“擠泡沫”,而不是讓泡沫破裂。要想做到這一點(diǎn)不容易,但并非不可能。

此外,美國政府針對中國的高科技投資限制令是中國面臨的另一個(gè)挑戰,相關(guān)措施有可能升級為一場(chǎng)科技冷戰。8月9日,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行政令設立新的對外投資審查程序,限制美國投資中國量子計算、半導體、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(lǐng)域。

盡管如此,中國還是有希望避免類(lèi)似日本那樣的經(jīng)濟長(cháng)期低迷的命運。中國經(jīng)濟沒(méi)有日本經(jīng)濟泡沫破滅時(shí)那么發(fā)達,因此擁有充足的空間在未來(lái)幾年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快速增長(cháng);中國的人口問(wèn)題遠沒(méi)有日本嚴重;有了日本的前車(chē)之鑒,中國可以避免最壞的情況發(fā)生。

中國有14億人口,日本人口約為1.2億。直到2010年,中國的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(GDP)才超過(guò)日本,目前人均GDP仍?xún)H為日本的三分之一左右。鑒于中國擁有豐富的勞動(dòng)力資源,如果不受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低迷的拖累,中國很容易實(shí)現每年5%左右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。

斯皮羅指出,對投資者來(lái)說(shuō),市場(chǎng)對中國的較低的預期意味著(zhù)股票很便宜,在經(jīng)歷了最近一段艱難時(shí)期后,無(wú)需太多好消息就能提振市場(chǎng)情緒。 斯皮羅說(shuō):“目前的首要任務(wù)是確保房地產(chǎn)開(kāi)發(fā)商能夠完成目前未完成的項目。市場(chǎng)信心已經(jīng)受到打擊,但中國不會(huì )讓房地產(chǎn)行業(yè)再次經(jīng)歷一個(gè)繁榮蕭條周期?!?/p>

中國經(jīng)濟重新回到正軌還有很多障礙要克服,但中國不是日本,很可能不會(huì )陷入相同的困境。

版權聲明:

《巴倫周刊》(barronschina)原創(chuàng )文章,未經(jīng)許可,不得轉載。英文版見(jiàn)2023年8月18日報道“China Isn’t Japan in the 1990s. How Its Economic Meltdown Is Different.”。

(本文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任何形式的投資和金融建議;市場(chǎng)有風(fēng)險,投資須謹慎。)

標簽:

[責任編輯:]

最近更新